上官光杨:基层刑侦队里的“抠”探长
发布日期:2019-04-04 来源:市公安局 字号:[ ]

  “工作时间抠得紧,执法办案抠得细,搜集证据抠得深,连请客吃饭也抠”,在同事们眼里,他就是这样一名“抠”探长。这位被同事贴上“抠”标签的,就是浙江苍南龙港公安分局刑侦探长上官光杨,从警九年,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受到嘉奖以及其它先进个人荣誉11次。

  “兵贵神速,只有把办案时间抠得紧了,才能抢得最佳破案时机”,每次出差办案,上官光杨总是把行程安排得十分紧凑,为顺利破案追捕抢得先机。2018年3月份,上官光杨带队出差办理一起重大诈骗案件,一路上转战温州、郑州、银川等城市,直至新疆边陲,连续11个昼夜,途中还要到多个偏远城镇、村庄调查取证,行程中转都是提前订票,经常只在车站休整就直奔下一座城市,最终顺利将犯罪团伙一网打尽。同事阿明回忆说,他原以为到了最后一站——新疆阿克苏,可以休整一夜养足精神回程,没想到的只在当地停留2个小时,和当地警方办理完交接手续,匆匆忙忙吃了顿饭(羊肉串+手抓饼)就打道回府了。“大伙对上官探长的‘抠’已经习以为常,都是为了抓紧办理案件,苦点累点都无所谓。”对此,阿明和同事们都很理解支持。

  对于同事们给他贴上“抠”的标签,上官光杨乐得接受,但心怀歉意,他说:“案情复杂,涉案人员多,办案时间特别紧,只能在行程上挤出一点时间来,只是兄弟们确实很辛苦。”2015年5月份,当地某小区地下车库发生一起抢劫案件,两名犯罪嫌疑人威逼受害人讲出信用卡密码后肆意刷卡购买黄金首饰。上官光杨带领探组,连续奋战9天9夜,从浙江苍南一路追踪至重庆将犯罪嫌疑人赵某和朱某擒获归案,紧接着又是四处奔波追缴赃物赃款,累计为受害人挽回损失12万元。“如果不是行程抠得紧,追得紧,一旦让犯罪嫌疑人脱离视线,再想破案就要花更大精力,投入更多破案成本,追回失款更是难上加难了。”回想起当时惊心动魄的追捕行程,上官光杨仍感慨良多,“吃方便面、啃面包、喝矿泉水,途中一位同事还发烧了……”

  “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条线索,不放过一个坏人”,上官光杨执法办案“抠”得细。在领导眼里,他是一个办案严谨,注重细节,证据意识极强的优秀侦查员。在一次办理汽车抵押诈骗案件中,上官光杨凭着对线索的敏锐捕捉和深挖细查,在成功侦破梁某、李某冒充车主抵押汽车贷款诈骗外,“抠”出系列性诈骗棉纱案件线索,一举侦破本县五镇12家棉纱厂被诈骗案件32起,总案值达120余万。正是凭着这种“抠”的精神,一些案件线索看似“山穷水尽”,可到了上官光杨手里就“柳暗花明”了。

  也许,同事们所说的“抠”只是打趣罢了,但从上官光杨身上折射出来其实是一种“钻研”态度。上官光杨打小崇拜刑警,当年高考没有如愿考上警校,就读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毕业后对当刑警愿望仍不死心,考上公务员到警校培训两年后,正式参加公安工作,如愿当上一名侦查员。这样算来,上官光杨九年警龄,实际上在基层公安只有七年时间,他经常向老刑警讨教业务,耐心细致地学,刨根究究地问,从老前辈那里一点一点地“抠”学问,不断提升个人侦查破案能力,很快成了队里的业务骨干,深得领导和同事认可。

  在妻子眼里,上官光杨也很“抠”——很少抽时间陪她逛逛街,看看电影什么的。如今,孩子出生10个月了,上官光杨能够陪孩子身边的时间少之又少,不仅仅是办案出差忙,也因为时间点对不上,经常等他办完案件回到家都已深夜,而孩子也已睡了。说到孩子,上官光杨还欠着探组兄弟一顿饭。说是去年,上官光杨在孩子出生满月时,准备宴请探组兄弟聚一聚,可不是恰好有案子,就是要出差外地,就这样阴差阳错的,宴请三番五次地往后推。转眼到了去年底,上官光杨“承诺”过年宴请兄弟们吃一餐,可就在当晚订好餐位,单位通知紧急行动,餐宴只得临时取消。至今,这顿饭还“欠”着,上官光杨的“抠”名声也越传越开,真成了同事们眼里喜爱的“抠”探长。

  (通讯员 薛建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