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看个书法展
发布日期:2019-02-19 来源:市公安局 字号:[ ]

    “过个文化年”的口号,近些年很是流行,物质已经极大地丰富,就应该有些精神追求。今年的温州,我请你看个书法展——“大斧书道·戚永蓬己亥新春书法求教展”。

    现如今各种展览可谓多矣,叫人目不暇接,更有冠以各种名头的,听起来如雷贯耳。高山仰止,似乎不去参观一下,是自堕流俗。但终究怎么回事,各人心中有数。我与戚永蓬君是同行,2003年在温州警校还有半年同窗之谊。其时,学习训练强度之大,为常人所难以承受,260多人的训练大队,非有特殊的因由,不在同一班组的陌生人是不容易有交道的。但毕竟有六个月时间,对他还是有些印象:身材魁伟而寡于言笑,眉宇间有坚韧之气。后来是大家星散各地,同学中偶有说他不断进步,多年前已是龙湾公安分局的领导云云。但即便如此,在我认为也是属于“泯然众人”一类。“七品”尚且是个“芝麻官”,何况更在七品之下。行外人以为公安“厉害”,却不知个中辛苦真是不足为外人道。

    还是上个月,当年教训我们的“教头”周友荣老师在微信朋友里转发介绍“警界儒将戚永蓬”的文章,论定他是“文人、书法家”。真叫我大吃一惊——隐藏的太深了!再看他的名号——大斧,又生疑惑,是不是太不搭调?文人书法家也者,属风雅一道,“琴棋书画诗酒花”是有定规的,弄把斧头算什么?虽然也有文人墨客敬赠作品请人“斧正”的,你真抡起板斧来两句“窃以为”试试!而且书法最尚机杼独出,你一把大斧,怎脱得了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匠气”呢?“匠”字中间,就是一把斧头啊!心下不禁为他忐忑了一回。再看文中配发的图片,终于隔了镜头的眼,只想要一睹真迹。

    因为是要过年,我老家在湖北,要回家探望母亲,蒙领导照顾,匆匆地去了又来,勉强赶住上班的时间,永蓬君的书展已经拉开帷幕三天了。同学群里已然沸腾,晒照片,作品居多,也有与永蓬同学合影留念的;更多的是经典的大拇指翘起——点赞。平生不解藏人善,我也想凑个热闹,却并不想应景囫囵。

    其实,我于书法,几乎外行。字是常写,却并不走心,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但书法作为艺术一途,其地位之崇高,我是服膺的。孙过庭说,“一点成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违而不犯,和而不同;留不常迟,遣不恒疾;带燥方润,将浓遂枯;泯规矩于方圆,遁钩绳之曲直;乍显乍晦,若行若藏;穷变态于豪端,合情调于纸上;无间心手,忘怀楷则”,我一向拿来当文法读。虽然各门艺术原理相通,但书法却更是强调了每一个字每一个笔画的不得疏忽,更要有“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审慎。

    终于挤出一个小半天时间,来到杨府山山下,一口气爬了200多级台阶,上至山腰,进得“半山筑居”,去看永蓬同学的“大斧书道”书法展览了。临门最后一脚了,心下还是一句话:不能硬来啊,大斧!

    担心果然是多余!

    作品一百余幅,大如升斗、细如蛛丝的各体文字,几乎没有与你印象中各类书帖文字相同的,不是用斧子砍削而成,难道真是用狼羊鸡兔毫毛写就?尤其是那落款处“大斧”两个字,粗拙无比。“斧”字最后一竖,无一不呈尾大不掉之势,叫你怀疑一把斧头在狂砍乱斫之后那木头的斧柄真要脱落一样!作品绝少南方人惯看的秀丽端庄,似乎他从来不曾生活在江南的温州。他的用心,似乎对着一根木头一斧子劈将下去,要的就是皮开肉绽,要汁液流出,要纹理尽显,要条屑分崩时透露出的那一抹天然的香!他要那些横竖钩点做房屋梁柱,榫头卯钉,他要在岩头盖起一所房子,他是要看你我立于平地看不到的气象!或者他的斧子要劈开华山,要声动四野,要乱石穿空;或者他的斧子正在临阵挥舞,要冲锋陷阵,要斩将搴旗。他手中所持,哪里是一枝毛笔?分明就是一把大斧!

    你要是领着孩子试图去观览几张字帖的话,不要去了;你要是带着悠闲的心态,去寻赏几笔春天的秾丽柔媚的话,也不要去了。大斧的作品,没有一丝不苟的临摹,没有娇媚可人的作态。新春的美术馆里挂着大斧的字,你不要因为“春风又绿江南岸”便思先睹“春来江水绿如蓝”;微雨里,料峭春寒今又至,你要整理心态放眼“铁马秋风大散关”。他的作品是有点“肃杀为心”的。他应该不是别人介绍里头的那个书法家,他只是借用一把大斧,剥削出一个个汉字的本来面目——神乎其神,元气淋漓!你不得不承认,他持斧作字——匠心独具,运斤成风!

  (顺告:书展仍在继续,持续到正月十五。地址:温州市鹿城区杨府山公园“半山筑园”美术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